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廖彦龙时尚写真曝光 玩转街头复古混搭风】

2017-12-13 12:4

  广西哪里有银行卡买,【σσ:513001151】一手卡源√全套银行卡√工商、农业、建设、兴业、浦发、交通、民生、邮政等各一手全套四件套新卡,货到付款,诚信交易,共赢天下;它一定会引发人们百分之百的好评价,它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为便捷!欢迎各位前 来咨询!!!【代做排名σσ:330693914】福建举办"一‘马’当先" 知识竞赛座谈 将创新传播方式俞正声:政协为实现“十三五”良好开局建言献策

  

  

  导语

  长安君(微信ID changan-j):久押不决,就是嫌疑人因为种种原因被长期羁押没有被审判。检察机关用了三年时间把全国久押不决的人数从4459降为了0,实现了公正高效的承诺。究其背后的原因,检察官说的很朴实也很在理:该是无罪的就必须判处无罪,不能把他无限期的关押下去,咱不能疑罪就关押,而应该疑罪从无,这才是我们司法人员所追求的目标。

  今天的法治在线,我们来关注一组特殊的数字,4459到0,这组被称为断崖式下跌的数字背后,是一项进行了三年多的攻坚行动,全国检察机关集中清理纠正久押不决案件专项工作。4459来自于2013年4月的统计,当时核查出的羁押三年以上未结案件共计1845件4459人。去年两会,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表示,经过持续监督各政法机关清理,这一久押不决案件人数已经下降到6人。到2016年10月,全国久押不决案件全部清理完毕。

  那么这些案件为什么迟迟不能完成司法程序?我台法治在线栏目记者从去年三月开始,进行了为期一年采访,调查久押不决案件背后所存在的问题,清理难究竟难在哪里?今天,我们首先来聚焦发生在广东省惠州市的王进久押不决案件,这也是全国最后被清理的6起久押不决案件之一。

  办案人员:因为什么事关在这里?

  被告人王进:绑架,杀人。

  办案人员:那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的?

  被告人王进:有啊,就是还有两个人被杀了 。

  2010年,二十岁的王进因为犯绑架和故意杀人罪,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在等待死刑复核阶段,王进始终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因为在他的心理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是把秘密大白于天下还是埋在心底?经过将近一年的煎熬,他终于决定向管教吐露实情。

  惠州市公安局仲恺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韩献刚:王进伙同他人在惠州的仲恺区梧村,分两次杀害了两名20岁左右的男子。

  王进的供述是真是假?同案犯又在哪里?随着王进的这次供述,办案人员开始了长达五年的调查取证和审理工作。

  在此期间,全国司法机关也在进行着清理久押不决案件的专项行动。2013年3月中央政法委要求各级政法机关依法积极清理纠正久押不决案件。经过统计,截至2013年4月30日,全国羁押3年以上的久押不决案件共计1845件4459人。

  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厅厅长袁其国:党的十八大以后,党中央高度重视人权司法保障,我们中央政法机关也都认识到这个问题,我们联合采取行动共同把久押不决的清理和纠正作为我们共同的任务。

  自上而下,持续攻坚,2016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最高检工作报告中表示,检察机关持续监督各政法机关清理久押不决案件,2013年核查出的羁押三年以上未结案的4459人下降到6人。

  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厅处长陈梦琪:从2014年11月到2016年的3月,这个阶段经过我们的清理,大概清理到99.9%的案件从2016年的3月到2016年的10月,这个阶段的案件非常少,只有6件,但是我们整整用了7个月的时间才把6件给它清理掉。

  王进案件就是全国最后剩余的六起案件中的一起。那么这起案件究竟有哪些特点与难点?在办理这起案件中又存在哪些问题 ?梳理这一疑难复杂的案件还要从发生在2009年的一起绑架案说起。

  王进,1987年出生,河南省淮滨县人,十三岁时跟随母亲外出打工来到广东惠州。2009年,王进处于无业状态,一天晚上当他路过一个书报亭的时候,偶然结识了那个叫历涌的人。

  被告人王进:那有个书报亭,夜里三点多,然后他在里边偷东西,然后被我抓到了。出来他也没地方去,他说是他被他老板给开除了。然后我就带着他一起去陈江。

  没过几天,也是在书报亭,王进又认识了一个自称卖单车的同龄人,名叫马博,绰号阿弱。三人经常聚在一起上网,并商量着怎么才能找到快速来钱的办法。

  惠州市公安局仲恺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韩献刚:一开始打工,后来就好吃懒做,就感觉这种绑架他人,勒索钱财这样来钱快,来钱多,后来就跟一名叫阿弱的男子,还有历涌就不拍而合,就干起了这种犯罪的行为。 

  被绑架的孩子名叫洪某,当年只有11岁,家中开了一间杂货店和一家饭馆,历涌经常到这家去吃饭,与店主逐渐熟悉起来,对这家的经济状况也有所了解。2009年4月24日晚上7点多,历涌将洪某骗出来后与王进汇合,将洪某带到一处小山上。

  惠州市公安局仲恺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韩献刚:(王进)使用临时买的手机卡,电话,以发短信打电话的方式,向被害人家属索要财物。 

  将洪某控制后,两人来到一处自动取款机处,取出洪某家属汇出的3000元赎金。即使拿到了赎金,两人还是决定将洪某杀害以免事情败露。

  被告人王进:他说他在他家里吃了四年的饭,跟被害人家里都很熟的,不能放,所以绑他就要杀他的。

  在此期间,洪某家属报警,七个小时后,躲在平南电影院里的王进和历涌被当地警方抓获。2009年8月,惠州市检察院对王进、历涌提起公诉。

  2009年10月,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两名被告人死刑。两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2010年8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对王进死刑的原判,判处历涌死缓。并报请最高法核准。就是在这一期间,王进供述了自己的两桩余罪,使得正常运转的程序齿轮不得不暂停,并重新启动。

  据王进供述,在2009年3月,王进和另一名同案犯马博,商量策划绑架他人,勒索财物。在仲恺区陈江街道,两人以进山摘果子为由将一男子被害人骗到附近山上的一个果园。

  惠州市公安局仲恺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韩献刚:(约到山里面以后)然后就使用事先准备好的刀具和手机卡,要求这个被害人向其家属要赎金。

  这名男子在给家属、朋友打了几个电话却都借不到钱的时候,两人残忍的将他杀害了。那么,已经被判处死刑的王进为什么会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供述自己的余罪 ?

  被告人王进:那两个我跟马博杀的那两个直接埋在土里没人知道,现在家里人到现在还在找,再加上那个看守所天天上教育课,感觉自己罪孽挺大的。后来就想着,反正就算自己死了,也把那些自己的罪全部说出来,最起码还可以让人家家里人知道,自己小孩是活着是死了一个交代吧。

  负责案件的刑警得知这一消息后开始对王进所供述的情况展开调查,在王进供述的两处地点找到了被绑架者的遗体,现场与王进的描述基本吻合。

  2010年11月,根据王进供述的余罪漏罪,最高法裁定将案件发回重审。2013年7月,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进供述的两起绑架杀人案件重新立案进行调查。

  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曾庆文:我们公安机关是提取了相应的深入痕迹就现场勘验,但是除此之外只有王进本人的供述,还有接下来被害人是谁,还有同案犯现在在哪里,这些情况都不清楚。

  案件能够起诉和审判的前提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而只有同案犯马博归案才能够使案件在证据上相互印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但是根据王进的供述,他与阿弱认识不到一周,对这名同案犯的了解也非常少。

  惠州市公安局仲恺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韩献刚:针对这个阿弱,王进和历涌反映的情况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外号叫阿弱, 听口音是河南籍男子,没有具体的身份信息,没有具体的居住地,所以也是给案件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惠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梁平嘉:这段时间,作为我们的监督手段,一个是跟踪监督,从法院把案件退回到检察院公诉部门,公诉部门又把案件退回到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这个环节刑事执行检察部门都跟踪。

  这一时期,王进供述的的一个作案细节引起了侦查人员的注意。2009年,王进和阿弱实施的第一起绑架杀人案件中,两人将被绑架者杀害后先回了一次家,再重新返回的现场。

  被告人王进:绑那一个的时候,本来绑了之后还没开始,然后他就是不上山,不上山然后我跟我同行就硬拉他上山,我用石头打了他,然后他头皮打破血。我穿的白衣服,身上有红色的血。

  担心身上的血迹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打算回家清洗一下衣服,下山的时候,阿弱和一个男子联系,让这名男子来接他们。

  惠州市公安局仲恺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韩献刚:打电话给他姐夫,让他姐夫开摩托车过来,就带他,带这个阿若和王进就离开了现场。

  据王进供述,阿弱的姐夫曾经在2009年租住在仲恺区一个化肥厂的宿舍,根据这一线索,警方找到了宿舍原来的保安和员工了解情况。

  惠州市公安局仲恺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韩献刚:因为这个厂在2007年还是2008年就已经解散了,所以人员就分了很散, 另外一个水泥厂的职工宿舍,也没有登记租住人员信息。

  水泥厂解散后,人员居住分散,这就给侦查摸排工作带来了难度。从案件重新立案到2014年,专案组一直没有停止寻找阿弱的线索。与此同时,王进已经在看守被羁押超过五年的时间,案件成为久押不决案件。

  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厅检察员于双侠:王进案件是全国仅剩的6件案件之一,当时的羁押期限也已经达到了7年多,最高检、广东也都非常重视,最高检也是挂牌督办,专门派了这个督导组,也赴这个广东实地进行了督办。对他危害社会的行为那就要该追究的就要追究,但是他的这个人权我们同样要保护,不能长时间的久押不决,应该在法律的允许的规定的期限内,使他得到清理和纠正。

  对于执法者来说,既要做到证据确实充分,又要加快案件清理进度。如何兼顾好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这是摆在检察机关工作人员面前的一道难题。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处副处长董杰:2014年的时候,政法委也意识到,当时就专门就开过协调会,就是要求各有关部门都要加大这个力度。比如说公安,你这个在侦查取证这一块,要采取多种措施。

  协调会研究了2013年5月到2014年6月诉讼阶段未变化的9件案件的清理措施。并重点研究王进案在证据方面存在的难点以及应对措施,要求公安机关抓紧时间进行补充侦查。

  2014年9月,案件出现转机,专案组侦查人员摸排到一位化肥厂的老员工黄某,可能与阿弱的姐夫相识,但黄某目前人在珠海务工,侦查人员赶赴珠海找到了黄某。

  惠州市公安局仲恺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韩献刚:根据黄某的反应,曾经在2009年租住在第六栋205房的是一个叫老万的河南籍男子,其他信息就不清楚。另外一个就是,这人没有正当工作 ,是以拉客为主开摩托车拉客为主。

  根据这一信息,侦查人员返回惠州后,针对仲恺当地开摩托车时间较长的老司机进行调查走访。由于相隔较长,人员流动大,侦查人员在察找老万的身份时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后来侦查人员几经辗转找到一个已经返回河南老家的摩的司机,才重新获得老万的线索。

  警方在快递公司找到了老万,在问询的过程中,老万承认自己的确有一个小舅子化名阿弱,本名马博,目前在河南老家待业。

  惠州市公安局仲恺分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韩献刚:在2009年也曾经到惠州市仲恺区陈江大队接过王进和阿弱,从那个山上出来,而且他们身上浑身有血,他就将这两名案犯就拉回了家里对这个血迹进行清洗 。

  汇总各方调查结果,并经过王进、历涌的指认,确认此人就是同案犯马博。2014年9月,警方将马博抓捕归案。指认了作案现场、作案工具并交代了作案经过。2015年6月,惠州市检察院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广东省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曾庆文:王进犯罪事实,因为他是发回重审的阶段,发现有其他的还有三宗漏罪。那么我们是以补充起诉的形式,将他一起一并的并案处理,提起公诉的补充移送审察起诉的。

  2015年8月,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王进死刑,案件进入省法院复核阶段。在这一阶段,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工作组到广州督办协调案件清理工作。

  2016年7月22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法院认为,王进伙同他人以勒索钱财为目的,绑架四人并致三人死亡,其行为已经构成绑架罪。四次绑架共同犯罪中,王进均参与预谋、引诱、控制和看管被害人,其中三次动手杀害或活埋被害人,致三人死亡,起积极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对致三人死亡的后果承担直接责任。应依法判处死刑。

  目前,案件正在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从2009年被逮捕,到历经两次判决,身处高墙内的王进也用八年的时间读懂了法律的威严。

  被告人王进:就是不该犯法吧。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犯法。本来在外边,随便找一个工厂,我计算一下,随便找一个工厂也比干这个要好多了。 

  2011年底,广东省久押不决案件共171件523人,其中8年以上为15件。随着王进案件的宣判,持续近五年的清理久押不决案件工作也告一段落。每一起久押不决案件都是一个复杂的难题,摆在执法者的面前,既要做到实体正义又要维护好程序正义,这一切都考验着执法者的智慧与对法律的坚守。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粤贵:因案采取不同的对策。因为现在这个案件 ,是每一个案件,主要久押不决案件确实比较复杂,采取千篇一律的做法,肯定不行。所以我们就根据每一个案件的不同特点,采取不同的一个对策。

  除了最后被清理的6件久押不决案件,在全国开展清理久押不决案件工作中,还有一类被宣判无罪的案件备受关注,他们都曾被判处有罪,都在看守所经历过漫长的等待,等待案件的最终判决。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统计,在4459人的久押不决案件中,被人民法院作出无罪判决的41人、被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的10人。

  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厅处长陈梦琪:51人占4459人的比例其实是很小的,但是社会上人民群众的关注度是非常高的 。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些人不仅仅是被判了无罪了,他们是被长期的关押,有的是五年八年十年之后的判处的无罪,那么虽然最后得到了国家赔偿,但是这种赔偿如何弥补他们青春的损失,甚至有些已经失去了生命。这种人生的青春和生命的损失,是无法用金钱衡量。

  李怀亮、念斌、曾爱云,这51个人中,每一个个体的命运,都因为司法机关清理纠正久押不决案件专项行动,发生了转变。他们所处地域不同、所涉案件也不同,都曾被判有罪,都在看守所经历漫长的等待,等待案件的最终判决,谁都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何时才能来到。因为证据不充分、事实不清等复杂的问题,让他们的案件既“判不了”,又“放不了”。

  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厅处长陈梦琪:越是关押时间长的案件越困难,越是这种最后判处无罪的或者是不起诉的案件越困难,可以说他们是骨头中的硬骨头。这个案件的困难不仅仅是来自于办案机关自身,更多的来自于整个社会的压力。

  2013年1月开始施行的新刑事诉讼法第2条明确规定了“尊重和保障人权”。2013年3月中央政法委印发《关于依法做好清理纠正久押不决案件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政法机关依法积极清理纠正久押不决案件。

  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厅处长陈梦琪:我们认为不管有多么的困难,不管这个案件羁押了多长时间,该是无罪的就必须判处无罪,不能把他无限期的关押下去,咱不能疑罪就关押,而应该疑罪从无,这才是我们司法人员所追求的目标,保证这种被羁押人员的合法权益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随着清理纠正久押不决案件工作的实行,李怀亮、念斌们的命运也出现转折。2014年8月22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念斌案做出终审判决:念斌无罪释放。

  其实,王进、李怀亮、念斌的经历,只是4459个久押不决案件嫌疑人的一个缩影。2016年11月5日,曹建明检察长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作《关于加强侦查监督、维护司法公正情况的报告》时宣布,2013年核查出的羁押3年以上未结案的,已全部清理纠正完毕。

  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厅副厅长申国君:构成犯罪的,一定要依法起诉,作出有罪判决。对不构成犯罪的,那么在侦查阶段就做出撤案,在审查起诉阶段就作出不起诉,在审判阶段就作无罪判决。对涉嫌犯罪,但是证据一时还不完善的,那么就要加快办案节奏,可以考虑变更强制措施。

  从4459到0,不仅意味着一项专项行动的结束,更加以为着一项制度建设的开始,随着经验的累积,在制度层面上,一个新的预防机制在探索并逐渐得以建立。

  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厅厅长袁其国:这项工作可以说永远在路上,我们还要采取长效机制来防止这些情况尽量少发生,而且要采取长效的机制 ,来解决这些问题,比如说我们出台了和法院还有公安机关联合出台了类似的规定,主要是防止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羁押期间,长期得不到及时的审判,那么这项工作的开展以及它后来产生的效果,也向社会昭示我们检察机关法律监督,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意义。

  清理久押不决,4459到0,断崖式下跌的数据是一次专项行动的结束,更传递出一种司法理念:长期羁押、悬而不决本身就有碍司法公正;而依法办案,必须做到程序合法,保障司法人权也应贯穿始终。

  


OI0akoU:广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kSAww6yKEeG8:云南哪里有银行卡买
6y0EOC426ac2iki:广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Mm8cG04K062Q:广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UGs20w0SIC:内蒙古哪里有银行卡买
KC0wu6eeSUAq:泉州哪里有银行卡买
eY0cY6yM2qm0y:广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C6A2Qg0C622IoSs:泉州哪里有银行卡买
a2mm20Sue0MUI:广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mkeqYOGQC2u6AG6Q:海口哪里有银行卡买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